河南货运费用交流群

女诗人 || 洋洋的忆:《落叶(三章)》(外五首)(歆儿推荐)

女诗人2022-08-02 11:56:32

中国女诗人平台


诗人风采


洋洋的忆,原名:魏咏,河北保定人,会计师高级报税员,热爱诗歌,作品散见纸刊《关东诗人》《中国诗乡》《红旗渠文学》《北斗诗刊》《河南诗人》《几江诗刊》《中国魂》等  诗观:用文字穿起生命的感动。


洋洋的忆诗选




1
落叶(三章)




只是一次风雨
我落入空中,才拧开了
叶片背后的门:
”西风猎猎。看!
你的肌肤,你的骨骼,你的脊背
裂纹,是唯一的遣词”
龟裂的除了树身,还有那枚
多年后的书签
躺在21页里亲吻姓名和住址的
枯叶。雨水中愈发沧桑
一些叹息,从缝隙中长出枝蔓
如洪流 ,如怀抱
在向谁涌过来?
而我如此的仓皇失措,像流浪,像罪责
更像是逃离




这个时候我卷曲着
浑身的脆弱,面对你
面对你的萧条和昏暗
已经关闭了的情感 ,赤裸裸的空
可为什么?周边的草木
还与我一样的孤独和疼痛
我紧捂着胸口
天空应该是蓝的,只是有风
我该退回到一个灵魂
狠劲摇醒他
把潜伏在肉体上的知觉
删除,或者遗忘
我不相信,它们在接受命运的时候
还会那么张狂




坠落,是必然的
秋风终将收割我的血脉
当再也流不出一滴新鲜的汁液
就像时光忽略一个人
收回他的情绪,理想,诺言
包括对花朵的爱情,风雨的愤恨
以及对所有熟悉,或者不熟悉事物的

怀疑和信任
罪恶吧,也是幸福。我将举起双手
握紧泥土,抓住大地深处的根部
不断反复:
“归去来兮,归去来兮……
归去!来兮!”
我获得了重生——



2
寒鸦



我在调整我的刻度。把我调成灰黑色
调成它们翅膀驮着的
天空的颜色
进入暮晚,我便与我格格不入
而与它们进行密切地交谈
说秋天,说旷野,说草木。说起陡峭的风时
我也站上了一棵老树
开始蜗居、觅食,不停地被冷翻阅
我充满小心,充满惊慌
我怕发出一声啼叫
霜又落下一层,覆盖那个牵着瘦马的断肠人
我经常隐于尘世,从我的身体里退出
我是我的外乡人



3
采药人



已是六月,仍有人患风寒
闭门,不出
咳嗽越过失声的咽喉
与我并肩。吁吁然,疾已入肺腑

说到深山,必定玄秘
野兽、乔木、蕨类以及仙草
都默诵自己的姓氏
无数人在这崎岖的山路上
奔波往复。表情不一
或修道,或习武,更多的是采药

“生于尘世,你的衰败触摸不到一尊神灵”
躲在镜中的秋颜
也如是说
一个经常给自己开药方的人
从不追问根源
只攫取壁崖上的黄连和当归

——它们涌向病灶的过程
是把我这掏空躯体的影子,遣返
屋内那应有的良人



4
中年之躯



刻上中年的图标,愈发小心
筋骨逐渐硬化
害怕拐弯,不喜变色
怀揣的旧事物都是湖水
倒影婆娑

我的身体里埋着先辈的白发
在一块石头下面
是种子。穿过父母的头顶,潜伏在我的鬓角
而我更像是石头,提前赶脚,几十年的路
它们才刚发芽

徒步行走的人,经常与风雨照面
我得过几次重感冒,也与对面的人发生过争吵
和我相像的,咳嗽之余,有人进山吃茶
高谈孔孟之道。也有人在一粒跌落的沙中
与老子相识,把酒言欢

我是紧握印记的人,从不敢喧哗
每天要做的仍然是:砍柴、煮粥、扶直炊烟
夜间的时候,把体里的垃圾清理一遍
让淙淙的水声流长


5
入冬后的树



仍有些叶子
尚未脱落
它们失去水分,枯黄
褶皱
像一张旧报纸
发布着过气的新闻


它们曾是最生动的部分
也是入冬后,最萧条的部分
那么多根瘦骨指向天空
那么多的叶子
落一片,留下一块伤疤
它们也不说话——
树木,都是赤身裸体


6
一封情书


“亲爱的,一切又再继续
夜从远方落下
乔木、灌木、藤木先后隐去
它们的姿式让人看不清
你所说的羽毛,鸟儿们都在巢里梳理
我应该是在叶片间穿行
抒情即风
风吹白纸,吹落夕阳的余温
你忽视的地面,生命下沉
一盏灯熄灭,又一盏灯熄灭
……”

午夜,月亮照在墙壁上
皎洁的光,来收取我写给你的这封信
哦,还有两句
“亲爱的,如果你来了
请搂住我的腰身。但千万不要唤醒我
要让清醒一无所知。”








中国女诗人平台

安静|从容|和谐|真诚


女诗人平台编委:一念空  如风  芷妍  宋清芳  香奴  霜扣儿  歌沐

  林程娜   笑嫣语   歆儿  赵书萱  梦璇  苦李子  吉祥女巫


收稿邮箱:2994616107@qq.com

歆儿编辑
"特别鸣谢


感谢《朔风》月刊,特别为我平台每期开辟【“中国女诗人”之页】。我平台集中向该刊物推荐以外,女诗人可请根据该刊物博客首页公告内容,投稿原创首发诗歌。刊物邮箱:shuof2008@126.com




更多精彩,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