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货运费用交流群

《公路安全保护条例》与治超

公路与法律2018-06-22 06:40:20


《公路安全保护条例》与治超


《公路安全保护条例》实施前,对超限车辆管理的法律依据主要是《公路法》第49条和第50条原则性的规定,考虑到超限车辆已经成为造成公路损害的“杀手”和“顽疾”,《条例》几乎专门用一章的内容(公路通行章节)对超限车辆治理进行了具体规定。


和过去的相关治超依据相比,《条例》有一些可圈可点的新规定,对于实现依法治超、遏制超限是大有帮助的,主要表现在以下几点:


一、源头治理有法可依

如第三十条规定,外廓尺寸、轴荷和总质量不符合标准的车辆不得生产和销售;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不得予以登记;运输不可解体物品需要改装车辆的,应当由具有相应资质的车辆生产企业按照规定的车型和技术参数进行改装;道路运输管理机构应当加强对煤炭、水泥等货物集散地以及货运站等场所的监督检查,制止不符合国家有关载运标准的车辆出场(站)。


案例:2009年4月25日凌晨1时许,一辆拉煤农用货车在云南昆楚高速公路上行驶时右后轮爆胎,车头撞在公路中央隔离带的护栏上,车身斜横在公路上,占据了整个超车道和半个行车道。6时54分,一辆旅游客车行驶至此减速通过时,被后面的一辆制动失效的拉西瓜的大货车撞到左后部,旅游客车和拉西瓜大货车冲出高速公路,发生了死亡21人,伤20人的重大交通事故。经调查,拉煤农用车是因为严重超载运输引起爆胎的,拉西瓜大货车也是因为长距离超限运输导致制动效能下降,车辆失控撞上旅游客车。也就是说,车辆的超限超载是引起这起事故的源头。在此案例中,梁河检测点有关人员是按法规行事,无法认定他们在工作中存在渎职行为。而公安交通管理部门又没有固定检测点,对超载问题只是路面执法,也不能因为没有查处超载问题而追究公安部门的责任。(摘自云南省人民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张雪贫处长《车辆超限超载引发交通事故中渎职犯罪认定的困境》一文)


评说:《条例》不是只供公路交通部门执行的法规,作为一部行政法规,社会有普遍遵守的义务。《条例》规定的其他相关部门的职责,相关部门也应依法执行,否则,会被依法追究行政责任。《条例》将过去分散在不同部门的法律法规对源头治超的内容,集中在这里,有利于各部门各司其职,履行其治超中的法定义务。


二、许可范围更加明确

《条例》对《公路法》中可以经许可后进行超限运输的车辆进行更为清晰的表述。《公路法》中规定“确需行驶公路的”,可以经许可后合法超限运输,实际工作中,基层路政人员常对一些运载可解体货物的车辆也进行许可,违反了法律设定初衷。《条例》则明确规定可经许可后超限运输的车辆为“运载不可解体物品”的。


案例:某水泥生产企业是定点向国家某重点工程建设项目生产和供应水泥的单位,为加大水泥运输量,该水泥生产企业所属的运输公司购置了大量大型水泥罐车,经检测,这些水泥罐车在满载时总重和轴载质量均超过国家规定限定标准。因罐体不可解体,当地公路管理机构为这些车辆核发了《超限运输车辆行驶公路通行证》。后当地公路管理机构的许可行为被上级纠正,这些车辆被责令不得满载水泥。


评说:所谓确需行驶公路,简单说,就是“不得不超、不得不走”的车辆,也就是指运载不可解体货物的车辆(包括超长、超高、超宽“三超”车辆),类似于油罐车、运输煤炭、砂石等的车辆,只要少装一点,是可以合法行驶公路的,不属于“不得不超”的情形,不能进行许可。一旦许可,就是将违法行为合法化了,这是违法许可行为。


三、县级公路管理机构拥有审批权,更加便民

《条例》从便民角度,对各级公路管理机构审批超限车辆行驶公路的权限进行了划分。相比《超限运输车辆行驶公路管理规定》中的审批权限的划分,《条例》第三十六条增加了县级公路管理机构的许可权,即在区、县范围内进行超限运输的,由县级公路管理机构受理并审批。


案例:某县变压器厂常年需要将变压器产品通过本企业汽车运输至该县境内的码头再通过船只运输至客户单位。该企业向县公路管理机构申请超限运输行驶公路许可时,被该县公路管理机构拒绝。县公路管理机构称,根据《超限运输车辆行驶公路管理办法》规定,在本地(市)行政区域内进行超限运输的,由地(市)级公路管理机构负责审批,县级公路管理机构没有审批权。为此,该企业不得不每次运输前,派人至离企业一百公里的市公路管理机构办理许可。


评说:大量运载不可解体货物的车辆在同一县域内行驶,按照《超限运输车辆行驶公路管理规定》的规定,必须到设区的市级公路管理机构办理许可手续,这样是很不便民的。《条例》授权县级公路管理机构的许可权限,方便了群众,方便了运输。


四、路面治超打击力度加大

《条例》对扰乱超限检测秩序及逃避超限检测的违法行为进行了禁止性规定,如规定车辆应当按照超限检测指示标志或者公路管理机构监督检查人员的指挥接受超限检测,不得故意堵塞固定超限检测站点通行车道、强行通过固定超限检测站点或者以其他方式扰乱超限检测秩序,不得采取短途驳载等方式逃避超限检测。禁止通过引路绕行等方式为不符合国家有关载运标准的车辆逃避超限检测提供便利。对违反禁止性规定的,赋予了公路管理机构强制拖离车辆或者扣留车辆的强制措施权和处3万元以下的罚款的行政处罚权。


案例:2010年5月18日当天晚上10点多钟,五辆装载大件钢结构混凝土钢梁的平板运输车在曹县交通运输局庄寨治理超限超载检测站,检查人员按规定向这五辆大件货物运输车发出停车信号,而他们视而不见飞速闯过治超检测站,执法人员看到这五辆车未悬挂装置大件货物运输标志和超限运输车辆标志,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立即出动两辆执法车在庄寨镇娘娘营村才将这五辆车截获,执法人员上前出示执法证件后,检查车上的营运证件和从业资格证件,遭到驾驶员一口回绝,“证件在我们老板那里”。说完五辆车的驾驶员索性将车门上锁,一个劲地打电话,最后竟弃车离开现场。执法人员无奈何,为了安全只好在违法停驶的车辆前后用执法车堵住违法车辆,放置了安全标志墩并安排专人值班避免发生交通事故。一直等到第二天的下午5点多钟经过执法人员的耐心说服这五辆违法车辆才将车开到停车场。经过检查测量该车车货总长度33.8米,而这五辆车只有四个《超限运输通行证》,其中一个《超限运输通行证》已经过期,另外三个《超限运输通行证》核定的车货总长度为30米,超出《通行证》核定尺寸3.8米。


评说:路面治超中,最令治超执法人员头疼的就是拒绝接受指挥进行超限检测,驾驶员车门一锁,扬长而去,治超人员无可奈何;或者车辆成群结队故意堵塞站点;或者车辆强行冲岗;或者到了检测点附近卸下部分货物回头再来拉走进行短途驳载;或者使用悬浮轴、跳车方式等方式逃避检测;或者利用兔子带路绕行等,遇到这类情形,过去治超人员是束手无策,如今《条例》对这些情形赋予了治超人员强制措施权和行政处罚权,治超人员将对这些违法行为有了处置的“尚方宝剑”。


五、违法超限行为的违法成本加重

《条例》对违法超限运输车辆、驾驶员、车辆所属企业的违法超限行为惩治力度加大,车辆超限违法成本大大增加,有利于减少违法超限现象。如《条例》第六十六条规定,对1年内违法超限运输超过3次的货运车辆,由道路运输管理机构吊销其车辆营运证;对1年内违法超限运输超过3次的货运车辆驾驶人,由道路运输管理机构责令其停止从事营业性运输;道路运输企业1年内违法超限运输的货运车辆超过本单位货运车辆总数10%的,由道路运输管理机构责令道路运输企业停业整顿;情节严重的,吊销其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并向社会公告。这些措施都对根治我国超限车辆这一顽疾有着重要的作用。


案例:2009年,某车辆因连续两次违法超限运输被某路政管理机构查处。路政机构将该车辆违法信息抄告车籍地道路运输管理部门,当地道路运输管理部门依据2004年4月30日,原交通部、公安部、发展改革委、质检总局、安全监管局、工商总局、法制办发布的《关于在全国开展车辆超限超载治理工作的实施方案》关于违章超限超载运输行为的登记、抄告和公告制度的规定,拟取消该车驾驶员的营业性运输从业资格。车主提出质疑,取消营业性运输从业资格是一种行政处罚,该行政处罚的设定应当由法律、法规来设定,国家部委无权设定取消从业资格的行政处罚。我国治超实践中,该政策设定的登记、抄告和公告制度在实践中并没有得到落实。


评说:车辆超限屡禁不止,主要根源在于对于违法车辆来说,违法成本过轻,被罚款了,下次多装一些,赚回来;逮着了算倒霉,逮不着就赚了。《条例》加大了对这种违法行为心存侥幸的惩治,事不过三,超过三次,一年内被逮着违法三次的,将失去营运资格,对道路运输企业,则实行“株连”政策,逼着道路运输企业加大内部管理力度,杜绝超限违法行为。同时,作为行政法规,有权设定此类具体行政行为,使超限登记、抄告、公告制度有法可依。


六、农村公路的治超措施有保障

农村公路路网的逐步完善,让超限车有了更多的逃避国省干线公路超限执法检查的机会,而农村公路技术等级相对较低,一旦超限车辆不进行控制,农村公路建设成果将迅速毁于一旦。为了巩固农村公路的建设成果,在对农村公路的治理超限措施上,原交通部等九部委联合下发了《关于印发全国车辆超限超载长效治理实施意见的通知》,明确规定,“农村公路限宽限高保护”,鼓励农村公路的管理主体,在重要出入口及节点位置,设置限宽限高设施,防止超限超载车辆驶入。《条例》出台后,解决了农村公路治超保护中的“限制设施”设置的合法性问题,将九部委的成功政策引入至立法中。《条例》第三十四条规定,县级人民政府交通运输主管部门或者乡级人民政府可以根据保护乡道、村道的需要,在乡道、村道的出入口设置必要的限高、限宽设施。同时,为了防止影响消防和急救,防止出现公路三乱,《条例》还规定,设置必要的限高、限宽设施时,不得影响消防和卫生急救等应急通行需要,不得向通行车辆收费。


案例:据网络,为了整治超载车,陕西富平县一段5米宽的县级公路中央,用水泥砌上0.6米高、30米长的路障,笔直的路面变成了“S形”。车辆穿行如同“打电玩”,若驾驶技术不到家,很容易熄火。自从修了路障后,车辆只能单行,无法会车,堵车成了家常便饭。“S形”路障内壁两侧已被过往车辆磨蹭出石子,在“S形”路里开车,不比考驾照的“路考”轻松,有时如同“打电玩”,把不好方向就可能“翻把”。省道106华朱收费站治理超限后,许多大型超限超载车辆绕行到金庄公路,一些路面被压坏,而养护维修1公里县级公路就需要投入五六十万元。修建S形路障后,对金庄公路治超效果明显。附近村民说,修S形路障是限制过往的大型超载车辆,对村民通行影响不大。


评说:为了保护农村公路,各地农村公路管理主体纷纷在农村公路的出入口设置限宽限高设施,通过宽度和高度的限制,来限制总质量和轴载质量超过限定标准的车辆进入农村公路,有的农村公路管理主体甚至通过收取过路费的方式来达到对农村公路的保护目的,此举招来广大车主的不满和质疑,毕竟农村公路具有普遍服务公众的义务,宽度和高度的限制有时候与总重和轴重是不一致的,例如有的空载货车对公路并无损害,但是仍无法进入。于是利益受到损害的车主会屡屡破坏这些限宽和限高设施,进一步引发全国不少地方通过设置“S形”限宽设施以及“梅花桩”式限宽设施来限制超限车辆进入,这些设施的设置又引发了广泛争议,虽然这些具有创新意识的限制设施更有效将超限车辆拒之路外,但是司机驾驶技能差一点,车辆容易遭受损伤,并且,消防车和救护车不能进入,影响了人民群众生命安全。《条例》的规定,彻底解决了这些难题。





 

长按上图二维码识别,关注本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