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货运费用交流群

Bob Dylan的伟大其实并不需要诺奖

书人书事2022-06-22 13:38:20

 

很长时间以来,号称代表着文学圈最高荣誉的诺贝尔文学奖都是伴随着争议而来的,因为很少有那年的获奖作家能够在世界范围内做到实至名归,今年也不例外。昨天夜里,姗姗来迟的诺奖出人意料地把这一荣誉给了Bob Dylan,在不同的圈子里也是瞬间引爆了各种腔调不一的话题,由此而来的段子自然也是层出不穷。总体来看不外乎“酸爽“二字,当然“酸”的份量是要远大于“爽”的,不过在我看来,酸爽与否的焦点并不在于当下的诺奖到底还有没有标准,抑或是歌词能不能算在文学的范畴,更多的是在于国人对Bob Dylan及他的创作有多少了解,以及如今的诺奖是否值得赋予那么高的地位。当然,最重要的,是我觉得Bob Bylan早已足够伟大,完全不需要诺奖这个所谓的纸上王冠。

先说诺奖。虽然一直是所谓的文学爱好者,但诺奖在我心中的地位一直没有想象中的高,甚至不如英语世界的布克奖,一方面诺奖越来越像一个文学界的终身成就奖,其评价标准中的社会影响力以及在各个文体和地域中的平衡与博弈都一定程度上淡化了评价的文学性,而且对于每一个诺奖得主而言,也难保所有作品都是最高水准,即使伟大如马尔克斯、略萨和奈保尔,更不要说诺奖因睁眼瞎导致的那些遗珠。布克奖却只是颁给当年度“最好看的英文小说”,只拿作品说话,并不太考虑作者本身的江湖地位和社会影响,这对以阅读而非追星为主要目的的读者而言,自然更有亲和力一些。所以一般能够进入当年布克奖短名单的作品,文学性和可读性都是有一定保证的,因此,相比较诺奖公布时出版社惯常的各种老版翻新和集中引进而言,布克奖更容易在出版社版权引进和读者阅读体验中找到那种平衡。


 

另一方面,近些年诺奖的评选标准似乎也越来越没有标准,委员们对很多足够伟大的作家采取的那种近乎执拗的无视都已成为一种习惯,而近些年的很多最终获奖者的名实不副也是每年秋季集中的槽点。如果说四年前的莫言我们多少还有些对中国文学的爱之深责之切,那么去年的阿列克西耶维奇,确实无法从作品上让人完全心服口服,这也是我越来越看淡诺奖的主要原因。纸上王冠,对于真正伟大的作家,永远都只能锦上添花,而他们的伟大之处,也更多的散落在传世的作品之中,而非诺奖的桂冠。

 

再说Bob Dylan。毫无疑问,我从来没想过他能获奖,即使整整二十年前他就已经获得过提名,即使我足够喜欢他的音乐,车里永远常备的CD除了The Beatles之外,就数他了。所以突然看到他获奖的消息,只能说惊大过喜,毕竟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承认他是唯一一位包揽诺奖、普利策、格莱美和奥斯卡等大奖的音乐型诗人或者诗人型歌手,这画风还是很不习惯。


 

已经记不清是在哪一年通过那首歌了解到Bob Dylan的,但应该是某个电台节目和某位主播某次略显煽情的推荐;紧接着是一段不算漫长的打口磁带和CD岁月,在十八年前那个并不遥远的大学时代。刚毕业的头两年,音乐是除了书籍之外最好的消闲方式,第一个月工资换回的松下CD随身听在挎包里和我一起走过的路、听过的歌比它耗掉的五号电池一样多。十年之前,国内首次翻译出版了Bob Dylan的自传作品《像一块滚石》(新版直译为《编年史》),也是他截至目前唯一的中文版作品。恐怕很多喜欢他的人当初都是从这本书开始,增加了对他个人生涯以及很多歌曲创作背景的了解。本书去年曾由河南大学出版社再版过,销路很一般,不过今天之后的销量一定会急转直上,而类似Bob Dylan的歌词集甚至诗歌集的中文版一定也会陆续面世,否则就一点不中国了。

当然,这样的歌词或诗歌集子我完全不推荐购买,且不说翻译的失味,单从追求作品最原本的形式和状态出发,听他的音乐明显会是更好的选择,舍本逐末完全没有必要;我也始终认为Bob Dylan的伟大早已不用诺奖来证明,文学圈的朋友如果还有槽点,请集中对准诺奖和它的评委,此时此刻讥讽Bob Dylan的获奖既是仓促的,也是有失公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