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货运费用交流群

英雄不问出处——五胡十六国的牛人们 NO.194

云淡心远2022-06-20 14:23:20

慕容垂塑像


NO.194

 

翟钊放弃了黄河以北的所有据点,把黄河上的船只全部拉到了南岸,集中全部主力在黄河南岸严密布防。

 

6月,慕容垂率军抵达了北岸的黎阳(今河南浚县),同时命人赶制了大量牛皮筏子,摆出一副随时要渡河的样子。

 

翟钊不敢有丝毫大意,伸长脖子,瞪大眼睛,屏住呼吸,对北岸实施24小时不间断360度无死角的严密监控,连一只蚊子也不放过。

 

正所谓功夫不负有心人,这天傍晚,他果然有了重大发现——只见后燕大军拔营而起,全军出动,浩浩荡荡地向西行进,直奔上游四十里外的西津渡口。

 

同一时间,河面上的数百艘牛皮筏子也溯流而上,方向也是西津渡口。

 

翟钊见状,也连忙随之而动,率翟魏全军沿黄河南岸往西急速行进,第一时间赶到西津渡口的对岸布防。

 

不过,很多时候眼见未必为实。

 

正如魔术大师给观众看到的其实只是他精心布置的假象一样,战术大师慕容垂让翟钊看到的也绝不可能是所有的真相。

 

实际上,后燕军并没有全部开往西津,在黎阳还埋伏下了一支部队。

 

当天晚上,这支后燕军在主将慕容镇等人的率领下,凭借夜色的掩护,神不知鬼不觉地渡过了黄河,在南岸扎下营寨,并迅速修好了防御工事。

 

直到第二天早上,翟钊才得知后燕军已经在黎阳渡河,顿时方寸大乱,慌忙率军火速赶回,猛攻慕容镇的军营。

 

慕容镇按照慕容垂的指示,坚守不战。

 

疲于奔命的翟魏军早已疲惫不堪,在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攻下后燕军营,士气也更加低落。

 

而在翟钊回军后,西津渡口又出现了空档,慕容垂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立即派慕容农率后燕军主力从西津渡过了黄河,随后挥师东进,与慕容镇两面夹击,大败翟魏军。

 

翟钊侥幸逃脱,逃回了滑台。

 

他知道自己大势已去,只好带着妻儿和少量残兵,弃城出逃。

 

这家伙胆子极大,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居然迎着后燕军的方向,趁乱北渡黄河,逃到了白鹿山(位于今河南辉县)。

 

等后燕军发现的时候,他早已经躲进了深山。

 

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后燕军对他的抓捕工作一时陷入了困境。

 

但慕容农却胸有成竹:翟钊没有军粮,绝对不可能在山中长期呆下去。

 

他率部撤退到山外,只留下几个侦察兵埋伏在下山的路口。

 

不久后,翟钊果然出了山——没办法,醉过才知酒浓,爱过才知情重,饿过才知实在是受不了。

 

慕容农立即回军,很快就全歼了翟钊的部众。

 

但滑得像泥鳅一样的翟钊却奇迹般地再次逃脱,单枪匹马投奔西燕,不久因谋反(至于是不是真的谋反,恐怕只有天知道了)被慕容永所杀。

 

在夹缝中存在了四年多的翟魏至此正式灭亡。

 

现在,慕容垂离他“恢复前燕旧境”的目标已经很近了——整个关东地区,没纳入后燕国境的,只剩下一个西燕了。

 

公元393年十月,慕容垂终于把平定西燕提上了议事日程。

 

他召集文武大臣,商议讨伐西燕的问题。

 

但众将却大多对此投了反对票:慕容永并没有什么挑衅之举(这倒确实是实话),人畜无害,而我军连年征讨,士卒疲敝,这段时间还是不要再发动战争了。

 

但范阳王慕容德却力排众议,以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慕容永是皇家的疏宗,却僭越本分,妄自称帝。如果不把他除掉,怎么能让天下明确大燕的正统所在?世界上只有一个燕国,并州是大燕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们绝不能容忍慕容永制造“两个燕国”的分裂行径。虽然我军现在的确是有些疲惫了,但这个仗,我们却不能不打!